如何找到靠谱的玩具厂?资深玩具业老总道出中

2020-06-04 21:14上一篇 |下一篇

  时至今日,经常听到玩具厂同仁说“坚持做到年底,做了今年不做了”。中国玩具OEM工厂的举步维艰似乎越来越明显,舆论和媒体包括制造业从业者自己无不唏嘘,悲伤感叹。一位资深玩具业老总道出了目前玩具制造的七大现状......

  称斤玩具利润高,但是拿货的时候不选款,都是随机的。而且箱子还要算重量,40斤的玩具,箱子去了8斤,玩具只有32斤,还不算坏掉的。因为样品玩具不像新品,放久了,有些玩具都长了灰尘,有的坏了。但是利润还可以,所以不用1个星期成本就回来,不过确实会有剩下一半的货,卖不出去,坏的,不好玩的各占一半,所以说到挣钱,还真感觉没什么利润了,因为你会压货太多。全卖掉你就赚了,可是问题是,你卖得完吗?答案是,卖不完。所以要不断进货,不断和前一批卖不完的货,一起捆绑销售,因为卖得价格并不高,可以选款,满50就能包邮。

  好多在家没事做的卖家,越做越上手,进货越来越精明。每次厂家一上新,说今天又到展厅收样品了,拍了很多看起来很漂亮的图片,不过每次拿回来的,都和图片不一样,每批次的玩具质量都参差不齐。我们约克澄海玩具旗下客户刚起步做玩具时遇到不少这样的案例,后边经过了解约克澄海玩具平台都杜绝和称斤玩具打交道了。

  有想做称斤玩具的千万不要被他们朋友圈里发的图片吸引了,你收的的货跟你看到的就不一样,套路都是,发图时候发好的玩具的图片,你被吸引了,订货了,接到货就的懵逼。

  在德国和日本,优质的零件和部件制造商,工厂、公司的领导、干部并不多,即便赫赫有名的整机厂商也没有那么多人浮于事的管理人员。也不会机构重叠,部门林立。一堆部长、经理,还有这总,那总的。

  企业的管理过度与此类似,很多企业不断尝试、不断放弃各种管理时尚,今天实施6S管理,明天搞全面质量管理,后天做流程改造,然后又去做六西格玛、杠杆管理、质量体系认证、六西格玛等,其结果由于过度管理而搞得一团糟。

  玩具厂组织结构层级过多;制度形式大于内容;流程繁杂且冗长;还有会议过多且质量差,管理层光开会没有时间做事......

  很多中国玩具厂很难聚集成群有职业操守的职业人,招募来大部分是为了饭碗的打工者,所以以日本企业来评判中国制造企业,中国企业团队更像赶集赚小钱的一群农民,而不能说是训练有素的产业团队。

  企业的管理阶层的问题多,他们对企业员工的最基本信任都没有,当然换不回员工对企业最基本的认同和信任,对人才视而不见,对未来没有信心,做企业根本就没有长远打算。招聘条件近乎急功近利到了极致,大多强调现在产品行业经验,根本不想对员工做出潜能的挖掘和连续的培养。

  强调打卡,免费为加班不成文的规矩,不断监视员工有无在做事。做很多年的偏偏不给升职,却不段招聘新的经理,副经理,副总级别,做事的没人考虑。员工都是来打工的,说到底就是要养家糊口。

  天天喊着公司就是员工的家,建一个微信群名字叫“一家人”,那么问题来了,员工把公司当家,老板可拿员工当家人了?看看你每月的工资单,看看的休假,看看的奖金,这个家的家长并不是太疼你。苛扣年终奖,没有季度奖,只有罚没有奖,老板赚得盆丰钵满,开豪车,养情人,员工做多做少一个样!涨薪远远低于物价,老板年年到年会说不赚钱。

  中国玩具制造还有很多可以让人痛恨的坏毛病,坏风气。最应该鞭挞的是采购和采购人员的素质极端低下问题。买几斤螺丝,卖几包色粉,脱模机都可以潜规则,这样的制造业能有出头?

  玩具公司都喜欢搞“指定供应商”所谓“圈子”,没有公平竞争,有钱有熟人就指定。给批准“指定”权限的部门或头在这点上就可以大作文章。原本是为了防止腐败,搞什么指定供应商,结果越指定越腐败。

  很多供应商为了杀入指定的圈子,动用了所有的关系。一旦成为“指定“所有的OEM厂都必须取消自己的现有供应商,而应到 ”指定 ”去采购。如果一旦被该客户发现有指定的供应商没用,那你就是等着挂了。而OEM厂被这些牛逼指定供应商就折腾的够呛,客户指定,OEM厂管理。

  很多企业不想创新,也不敢创新,甚至创新不如“抄新”。深入到中国玩具制造的病毒还远远不止这些因素。倘若,不给予排毒治疗,今后的中国玩具制造依然不会好转,脚痛治脚,头痛治头的方式无法解决玩具制造由来已久的根本恶习。中国制造仿制问题,山寨问题,投机取巧问题。其实归纳到底就是对知识和知识产权的严重不尊重!

  相当数量的企业,对原创技术的漠视,对技术方案的不尊重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以糊弄和欺骗进入企业的这工程师那工程师的职场混混,一旦本单位有开发任务了,有研发要求了,当初吹的牛眼看就要被揭穿。于是似乎可以不加思索的想到一种行窃的行为,以项目忽悠技术和研发公司,假模假样的说要给人家业务做。

  山寨玩具已经形成了成熟的产业链,开发之速度之快十分惊人。看到人家的新品的图片就可以立即开发,比正版的还先上市。

  玩具的订单不稳定,OEM订单小而订单持续不长。推广精益生产吧,机器刚买回来就停产了。好多玩具产品寿命不长,很多甚至做到一季就没有了的产品很常见。

  国外客户是最终的下单者, 对工厂来说那就是财神爷, 对于大多数小型工厂, 他们做梦都想与这些国外的品牌商能攀上点关系。OEM厂为了接到订单各个工厂之间互相杀价。

  最初贴牌玩具企业老板为了拿下玩具巨头的订单,什么都答应,先接单,回头再来压低原料成本,选择便宜的物料,减少工序。

  玩具工厂想做好点,为了能接到大客户订单,不得不申请各种各样的审核:ICTI,FCCA,BRC,GSV, HIQ,巴西验厂,3C,ISO 9001,17025,SMETA, Target验厂,迪士尼验厂,IFBQ,每个客户的第二方验货验厂,委托第三方验货验厂.....层出不穷

  都说是过去抗日战争时期的日本宪兵队扫荡。宪兵队过来时,村口有人放风用喇叭吆喝,所有平日的活动都取消,大街上空荡荡的,人员尽量不出门活动,该藏的藏起来,躲地窖里头。只是现在科技发达了,现在用微信群沟通,实时监控和报告“宪兵队的动向”。有次某玩具厂,客户过来审核时刚好遇到拉货的经过,拉着没有经过化学检测又要急用的物料,又不敢放,因为待检仓摆不下,又容易通道堵塞,所以陪审的一直暗示拉货的走开,拉货的没有办法,一直拉着一板货物在外面转圈圈,转了一上午,直到审核的离开现场。

  熟悉和经历过验厂的人, 无不认为这是一场心照不宣的游戏. 一边是客户以订单为威胁, 逼你就范; 一边是客户频繁的压价和严格的交期, 再要求你严格的工资福利和苛刻的工作时间,这简直是一对矛盾. 没有订单, 就意味着关门歇业. 通常情况下, 工厂又不得不咬牙接受客户的审查. 其实讨厌的何止是工厂,供应链中的各环节包括最终买家, 无不是迫于各种压力而为之, 偷着乐的估计只有审核公司。

  应该说验厂的开展给审核公司开辟了新的业务, 因为不菲的审核价格给审核公司利润贡献不小. 客户制定自己的行为守则和审核表, 或是社会责任组织开发一个新的审核项目, 交给审核公司按照自己的要求进行审核. 都说第三方相对公正, 但也经常受到客户方施加的压力. 毕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尽管有时候违背自己的原则而心有不甘.

  审核公司接到审核项目后就交给审核员去操作了.同样, 审核员也面临着两方面的压力, 一方面, 审得太松, 公司怀疑你有纪律性问题, 同时万一出事或客户投诉, 你就罪责难逃。其次,有的刁难的审核员,对条款过多解读,工厂吃了不少哑巴亏,有苦不能言。审核成了一种形式并没有将工厂的的水平客观反应出来,也没有起到帮助工厂持续改善的作用,有的问题苦笑不得,改都无从改起。

  做玩具厂后,作为老总的忙应酬,守生产,手机24小时不停机,顾客要酒随叫随到,风雨无阻。忙的时候来不及就餐,宴请的时候又大鱼大肉。早出又晚归,回家家人已睡。人称“三陪”......

  我们约克澄海玩具厂的艰难同行之间才能体会得到,我们约克澄海玩具厂,在艰难中打造了适合大家创业的货源平台,以前大家找玩具只能去批发市场或者单一的玩具厂家,很难把自己喜欢的产品寻找齐全,很难全方面的了解的玩具产品,我们用了1年的时间联合全澄海各大玩具厂成立玩具综合平台,大家可以用最少的时间花费最少的精力找到适合自己创业的玩具一手货源。

  产品主要分为:遥控类,电动类,芭比娃娃,积木类,沙滩类,动漫变形类,水枪,益智类,体育类,惯性车类,盒装玩具类,片装玩具类,袋装玩具类等等。如果细分的话估计要几万个品种。